美文摘抄网>美文>原创美文>太过用力----雪小禅

太过用力----雪小禅

塞外江南雪小禅琪琪文学网 14 0 2013-10-17 08:55:33
很用力地爱一个人会如何?
  天天问,你爱我么?追赶着他,翻他手机,担心他被别的女人抢去。
  用力地爱着,生怕一松手,他就跑了。他果然跑了。

  被窒息的爱情总有喘不过起来的时候,爱情讲究的山高水远吧?
  看川上弘美的《老师的提包》,仿佛一场低能的恋爱。
  两个安静的人,两颗安静的心,悄然的,绽放着。
  似一朵小荷花,清幽的,哪怕最后到了床上,仍然让人觉得安静得似一朵莲花绽放着。

  而太过用力,会纠缠于内心,会让所有的饱满太过张力,是一张拉满了的弓,射的一定远吗?怕是会断掉。她追上去,当着所有人的面,骂着问着:你为什么变心?为什么?
  然后厮打,然后痛骂,恨不能泼了硫酸。
  变了心的人,泼了硫酸也回不来,太过用力,伤的一定是自己。

  一场情事,泼墨太多了,用力太猛了,自己都收不住。
  洪水泛滥的结果是将自己淹没了。
  也许好的爱情应该是云淡风清,安静地看着对方,
  对方是自己一块清新的糖,想起时,安静的抿一下,就够了。
  有的时候,爱情需要距离,需要空间,需要化骨绵掌,需要欣赏山水画。最好的山水画。
  留白非常适合,多了,显得空,少了就觉得拥挤,密集。
  有一个叫渐江的画家,留白恰好,看上去,山高水远,无限的舒服。

  太过用力,其实是太过密集,用力太多的爱情,有时候如同用手掌打在柔软的垫子上。
  深深一拳下去,很绵软。
  除此以外,一无所获。
  一遍一遍的问,你爱我么?你爱我多久?你会娶我吗?
  这样的没着没落,其实,还是爱情的无奈。
  拿刀子逼着人家问时,爱情就到了尽头了。

  王菲在爱上谢霆锋时,太过用力了,总是十指相扣的与他出来。
  大人家十二岁,不是不心虚的,尽管看上去看年轻。
  可是年轻能撑多久?后来看到她和李亚鹏,心终于踏实下来。
  不用力的爱情,轻松的爱情,才会长久。

  但是,如果真爱一个人,怎么舍得不用力呢?
  一切因她而值得。如果没有她,花也不香了,生活亦不叫生活,开会时会无限的想念她,
  她吃饭没有?喝水没有?在干什么?简直像中了毒的花,渐渐的枯萎了。
  有人说卡夫卡,他不是死于肺病,他是被自己分泌出来的绝望毒死的。
  如果被爱情毒死呢?太过用力的爱大概都是如此。
  何海莹死了,先割腕后上吊,生怕死得慢,去追自己的师傅白云峰,只留下一个小纸条:把我葬在他身边。

  还有那世俗中用力的爱情,一次次翻看他手机,是否与别的女人来往。
  一次次的嘱咐,你不要再和旧爱来往。
  其实都是用力过猛,拉得太满会折,绳绷得太紧也会折。
  爱与不爱之间,到底什么是个度是个界限?
  谁也说不清,因为说得清,从来都不是爱情。

  “世间好物不坚牢,彩云易散琉璃碎。”
  我想最坚牢的爱情是懂得一个人的心,就像杨降懂得钱钟书。
  这种懂得似读一本好书,读一生不会倦。
  而他们的用力,是持续的温度,是持续的力度,一直是这样,不高,不低,不温,不火。
  我希望有这样一个爱人,持续而温度持久地爱着我。
  开始有多爱我,死时,仍然这样爱着我。

  这样的温度和爱情,并不好坚持,开始的时候,温度总是高,烧得两个人快崩溃,说着胡话。
  用力爱,再用力还嫌不够,总嫌少一点,想她再多还是少,总嫌想得少,镜花水月里,唯一的他和她呀。
  呆十几小时还觉得白呆,支着下巴看着对方,看多久也似白看。
  高温时,模糊很多东西,比如缺点,比如个性,热恋时,看着个性就是特点,从不是缺点。
  这样的温度,其实一直再用力,用力而不自知。
  总有一天,爱情走上正常的程序,在一粥一饭之间了,在一朝一夕之间了,爱情才渐进恒温阶段。
  你提醒我要吃药,我提醒你要喝水,出门要多穿,寒露了,要加衣呀。

  比较而言,我更喜欢恒温的爱情。
  可是,如果烧起来,不用力的爱也是不对的,满院子的桃花开的像一场浓密的情事。
  一辈子能有几次盛开呢?
  张爱玲只开过唯一的一次,她的爱情没了,她的才情也没了,看到这句话,潸然落泪。
  她太过用力,把心弄碎了。一生在奔波流离。
  当她把所有稿费寄给胡兰成让他流亡在外生存时,她后悔过吗?

  从来没有。
  她爱了他一生,又厌恶又爱,不许别人提他,所以她的用力,是在用命爱这一场。
  到最后,她的心里,还有他,真爱过一个人,永生难忘。

  而能用力地爱一个人,趁着还有一颗爱的心,其实,是幸福。
  哪怕最后碎了灭了,而心里永远会有这一个人。永远会有。

(文/雪小禅)
  雪小禅,著名畅销书作家,河北文学院签约作家,《读者》杂志百名签约作家之一。已出版小说及随笔集40余本,作品多次入选中学课本读物,并多次登上畅销书排行榜,同时被翻译成多国语言,畅销日本、越南等国家。主要作品:《无爱不欢》、《倾城记》、《烟花那么凉》、《刺青》、《禅是一枝花》、《不是我而是风》等。现执教于中国戏曲学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