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文摘抄网>美文>原创美文>我怎么这么容易受伤呢?瞧我这还算细皮嫩肉脆骨的 ,伤不起啊!

我怎么这么容易受伤呢?瞧我这还算细皮嫩肉脆骨的 ,伤不起啊!

龙魂引你若成风琪琪文学网 25 0 2013-09-07 20:10:31
听着大乔小乔的《静下来》。

  抬起受了伤的手 打字也不怎么顺畅了,看着胳膊肘上的好大一块殷红的伤,近一天了还在不停地流血水,心疼得小心翼翼地擦着,凉鞋也难逃厄运,被扔在一个角落里难过兮兮惨不忍睹,脚上不能穿凉鞋就连拖鞋也是负担,右膝盖更是旧疤添新伤,自己看着都替它可怜,胳膊有些疼 但哪儿疼,不知道  ——这是我又一次摔倒的杰作。

  要不是前面过来一辆车,要不是惊动了那个原本一动不动的小女孩,要不是那个小女孩在我到她跟前时突然横穿马路,我怎么可能摔跤呢,当然了,要不是本来我学生都回家了还让我监考,我就更不可能这时候出现在路上,那摔跤又从何而来。

  唉,找这些借口干嘛呢,结果是:跤还是摔了,伤还是受了,疼还是得忍了。

  幸好后面的同事没受伤,心里还有些许安慰,幸好那女孩安然无恙,心里还有些许庆幸。

  诊所涂完药刚回到家,老公就打来电话,他也真不是时候,我这正委屈呢。

  接了电话还没说话,泪就流个稀里哗啦,可心里明明想的就是:我才不哭呢。急得老公直问,我才仨字俩字哽哽咽咽委委屈屈地说了半个明白,然后就是被心疼一番 被安慰一番 又被埋怨一番(当然这埋怨里掺杂的什么?都知道)。

  挂了电话还哭,不是因为疼,至于为什么,不知道,反正就是想哭。还好有知音,年华说她拔牙的时候,也是拔完了才哭,也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哭,我听了心想,是因为那个和自己相依为伴了几十年的牙离开了呗,但没顾上说,我正乐呢 为她 为我。

  其实,此时更多的的确是哭笑不得。人家分析得有见地:哭,是不知道为什么哭;笑,估计是因为哭的可笑吧。想想还真对,就又止不住笑了。

  有同事要给红老鼠酒,说好的快还不留什么伤疤,高兴,一问疼吗?能不疼吗。犹豫了,妈呀,我那好几块血淋淋的创口啊,我可不是关公。

  好得快无所谓,但不留什么疤痕太吸引我,算了,为了美,豁上了。我这边也好奇还有红老鼠,红毛老鼠?闻所未闻,想一睹为快。

  晚上,等到她递到我手里,我哎呀一声,要不是她手快,也就:地面处,玻璃成花,一瓶酒水八方流了。

  一堆没成年的光身子的小老鼠老老实实地卧在瓶底,微微闭着的小小的眼睛好像正望着我,就我这胆量,不扔就不是我了,同事只好包裹严实给我。第二次再拿 也就不那么惊恐了。

  涂药也麻烦,我才舍不得对自己下手,还需找朋友帮忙。

  她很体贴:“要不要拿个东西你攥住?”“不用,没事。”我这还在装腔作势呢。在闭眼、 吸气 、忍痛,一次,两次,三次,四次后,终于大功告成,我长长出了口气,疼痛过后的这一刻真幸福,知道幸福原来就是这么简单,知道什么叫如释重负了。

  她问:“你说我要是也会骑摩托车,是不是和你一样?” “那能一样吗?”

  “什么不一样?””“骑得不如我,伤得不如你,呵呵”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。

  回想这个可恶的摩托车已经害我几次挂彩了,一次推摩托倒了,一次为想某个人某件事撞车,一次别人闯红灯刮倒,还有这次勉强算是舍己为人吧。 身上留下的一个个疤痕就是它罪恶的见证。更别说很多小的磕磕碰碰了,看来若需要真得听别人和儿子的建议买辆电动自行车。

  不过连续的几次受伤,颇有所感:疼的越晚的地方暗伤越重。这也算是伤有所值。 提醒一下,别被人糊弄过去,趁机逃之夭夭。

  唉,我怎么这么容易受伤呢?瞧我这还算细皮嫩肉脆骨的 ,伤不起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