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文摘抄网>美文>原创美文>谁让你们摊上我

谁让你们摊上我

流氓高手幽梦琪琪文学网 25 0 2013-09-07 20:14:36
一不小心,脚又歪了,看完医生回来躺床上, 想,这身子咋就生得这么娇嫩呢?这下好了,不能穿高跟鞋臭美了,老公儿子不在家连借机矫情一下都不行。
  哎,我怎么这么倒霉啊。你伤吧  也看看时间啊,哪怕是俩男人都在家的时候也好。
  3年前,一次下楼梯,因为瞥眼旁边的一位同事而踏空了台阶,崴了脚,踉跄几步站稳,顾不上伤痛,忙站直身子难为情地环顾四周,只怕有人看到。
  可恶的是,眼前的那个肇事者,你不英雄救美也行,竟连问也没问,只微微那么一笑,是不是觉得我趔趄的样子很舞蹈?
  更可恶的是我竟也鬼使神差 紧跟着冲他一笑,现在想来,那笑是很尴尬很滑稽呢还是很娇羞呢?凭什么对他笑, 这做人真够虚伪的。
  当时还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,第二天早上起来,半个脚都成乌紫色的了。
  于是老公就开始了漫长繁杂的拯救工程:
  先是带着我几次三番出入乡村,找口碑好的几位捏筋高手,每次我都是胆战心惊,让老公走前不是,走后不是,左不是右也不是。只怕一不留神谁知道会从哪个方向暗地里窜出一条狗来,扑上来咬你一口。
  村医不成 老公又带着我去医院检查 、拍片,吃药、贴膏药。
  听人们的土方法,用各种中药热敷 还有酒糟什么的装袋子热敷。反正是 听到一个方子就实验。
  打听看得好的,也慕名前往。
  一个多月过去了,能拜访的都拜了,只是见轻却不见好。
  老公也较上劲了:“我还不信了,就你这脚还治不好了”
  又带着我往返几次去离家百里之外的金水河.........
  总之,不知是老公不懈努力感动了上天还是各路医仙的显灵,脚终于大见好了。
  为这事就有好几位同事笑我:“看看,这看帅哥付出的代价够惨重的吧,以后还看不。”
  我面上嘻嘻,心里却极为不屑:顶多称得上哥,却与帅八竿子打不着,就是个老男人嘛。想完,又忍不住再次骂自己虚伪。
  我也曾对这个“帅”哥说:“你是罪魁祸首,你得陪我医疗费外加精神损失费”他满口答应,却至今未见行动,呵呵 这人啊,都虚着。
  一晃就过去了几个月,那年暑假我也极少走出校门,因为就连出校门那几步,脚就会肿起来,为了保持脚不朝下,天天没事就把脚伸到一个较高的地方。
  其间一个老头的话到现在我都记忆犹新:“这以后恐怕就会有后遗症了,只要跑得路多了就会有感觉的。”
  这可怎么办啊,幸亏我不是运动员,当时,害怕之余还暗自庆幸,多少有点啊Q精神。
  此后,确实像那个医生说的那样 跑多了脚和腿都有感觉,还真给我判死刑了不成?不由得心有余悸。以至于 脚好了我也很长时间不敢尝试跑长路,只怕旧病复发。
  后来嘛,对那人的话就是嗤之以鼻的态度了。鬼话,全是危言耸听、空穴来风,我这不是好好的吗?可当时怎么就那么相信呢,笑自己无知,这就叫“好了伤疤忘了痛。”
  多年后的今天又 重蹈覆辙,还是台阶还是右脚还是伤的那个地方,我又开始担心了:会不会真应了那个老头的话呢。
  事后总结:这次不是看帅哥,也算是多少吸取了点教训吧。
  下次会不会因为看美女?未知。
  我骑车出门,儿子说:“我送你吧”。哼,我还让你送?没同意。回来时,推车摔了一跤,后果是膝盖磕伤,缝了四针。
  儿子吃惊:“额的那个神啊,推车都能摔跤,我真服了你了”
  废话少说,赶紧送我去医院,忙着询问、找医生、交费、拿药、报销………
  缝针时,看着那弯弯的针头,我还真有点害怕,儿子呆旁边直问我疼不疼,看着他心疼的样子 我那个 乐啊,小时候老子天天伺候你,这次翻身得解放了,该你小子体验体验了,也孝敬老娘一次。.
  这以后一个多月他什么活都做,想偷懒时,我自有绝招: 你不做,行,我做。他就乖乖投降,我上趟南阳他说不放心也要跟着。
  他还常常像监视犯人一样看管着我,时不时发号施令:不许动,给我坐着 哪儿也别去…….这哪是儿子,整个一老妈子。哼,不就那么点心思嘛 ,盼着我快点康复,好早点下岗,好脱离苦海 。
  伤好了,他还管着我。只要他在家,决不让我独自骑摩托,还一副理直气壮加委屈:我爸说了,不让你骑,要是你出事了,我可担当不起。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陪着我。
  我一边为失去自由而宛然长叹,一边又暗自享受:还是生病好,能赚来关心。
  有次端饭,因为碗滑,更因为碗热,一碗饭 硬被我甩地上了,弄撒了饭,烫伤了手,
  “我的那个老妈呀,真不知道该咋说你。”
  于是儿子逮住机会在老公面前历数我的种种罪状,发泄长期以来对我积存的十二分不满:开门你会挂伤胳膊,吃饭你会掉筷子,刷碗你会弄碎碗,走路你会碰伤脚,切菜你会切下半个指甲、半块肉........就是一老年痴呆。
  我白了他一眼没话说,人说的是事实,可那只是凤毛麟角的几次,我有那么弱智?得,好女不和男斗,不理你,给你一次机会发泄,但心里却想:你刷碗不也弄烂过? 怎么不说?我知道说了也白说,这家伙会找借口——那时还小。弄不好还成变相夸他了。
  还是老公好,没跟着儿子瞎起哄:“咱家俩男人 你妈就是家宝 咱们宠着,她女人,手嫩,以后咱们盛饭” (于是,以后每天的一日三餐,盛饭一事几乎百分之九十这俩人承包了。)
  儿子伸开手看看,叫屈,再次发泄不满:“我这手也嫩啊, 我怎么就没她那么经不住呢。女人就是娇气。”
  说归说,每天盛饭最多的还是儿子。
  要是这俩人显露不满了,我就说:要不,给你换个老婆,给你换个妈。
  儿子的回答往往时间不同,版本不一:第一个版本,不行,还是你最好。第二个版本,那最好,我有俩爸俩妈,每人给我一元就是四元,这小子考虑的完全是自己的利益得失。第三个版本,那样便宜我爸了。第四个版本,笑而不语。看来,他长大了。
  老公挺会说:我认栽了,伺候你是我的快乐。不管真假,悦耳悦心就行。
  诸如此事等等,我总结出一个经验:你多出错,别人就会多做事。
  我继续将这个经验发扬光大,标新立异。
  假期我家实行三包:老公做饭,儿子刷碗,我管卫生。
  开学前一天,儿子抗议了:“假期我还没好好吃你做的饭呢,明天就走了,今天你得给我做饭 做蒸面 做米酒鸡蛋汤。”“那有啥难的,刷碗我也包了,你,就地免职”怎么着也得满足儿子一次不是。
  送走这俩人,顿感轻松,没人乱扔东西了,我也终于又获得自由了。唯不便的是:懒偷不成了,气没地发了,架也没人吵了。 
  老公电话会问这段时间没生病吧,儿子会问 你没事吧,感冒了吗?
  我说你们咋都这么问,是不是盼着我生病 受伤,好彰显你们在家的重要性?我还想告诉他们,只要你们不在我一切都好,话到嘴边又咽下,这算什么话,好像都是人家的错,弄不好还怀疑平时我分明就是在矫情,
  等着,回来再折腾你们,谁让你们上辈子没积福行善,摊上我。